ecmo

抗击疫情·战“疫”日记|海南驰援湖北医疗队唐倩芸:我们双剑合璧 所向披靡

抗击疫情·战“疫”日记|海南驰援湖北医疗队唐倩芸:我们双剑合璧 所向披靡

唐倩芸与孟姣老师一起工作。(海南医院第二附属医院供图)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南国都市报海口3月5日消息(记者 钟圆圆)支援湖北,到一线抗疫,对唐倩芸来说,既是履职,也是学习。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分院,唐倩芸和来自其他省市的医护人员并肩战斗,共同进步。

  日 期:2020年3月4日

  地 点:武汉同济医院中法分院

  记录人:海南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海南医院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理师唐倩芸

  今天上班时间为5:00-9:00,这个班次的工作量相对较大,我和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杨坤杰老师一起分管两个插管上机的患者。其中一名患者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外科医生,昨天从武汉市肺科医院转入。

  我接班时,患者正在接受VV-ECMO治疗,床旁还有一台血滤机。同事交班告诉我,患者转入后无尿,已急查电解质,结果出来后,再上机做血滤。

  “唐老师,这个血滤机你会用吗?”

  “我们医院用的就是这款机子,我太熟悉了。”

  “那太好了,我熟悉ECMO,你熟悉CRRT,我们俩双剑合璧。”

  交班结束后,我去治疗室取执行单。同济医院的治疗执行单字比较小,但是分类很清楚,执行时间也标注清楚,让人一目了然。

  6点开始给患者采血,我赶紧准备护理所需的物品。此时,对讲机里传来呼叫:“请分管29床的护士准备上机做血滤。”随后,医生交给我们血滤医嘱执行单,看到医嘱信息后,我开始准备上机用物。因为患者正在接受VV-ECMO治疗,所以CRRT要连接在ECMO上进行,这样的操作我第一次遇见,我赶紧请教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孟姣老师,麻烦她指导我如何连接动静端的管路。这个病区经常会有ECMO治疗,我需要用空闲时间,查阅相关资料,咨询很多老师。

  来武汉支援,其实也是一次学习的好机会。在一次次和疫情斗争的过程中,我们齐心协力,共同迎敌,必将取得抗疫最终的胜利!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邓丽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综合

抗击疫情·基层故事 | 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急救部主任朱海燕:我想做不放女儿鸽子的妈妈

  冲在一线 她参与海南首例ECMO病例治疗 患者出院 她“铁石心肠”地把眼泪憋回去了 心怀愧疚 她不得已成了“爱说谎”的妈妈 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急救部主任朱海燕的“自白”——疫情结束,你最想干什么?

  我想做不放女儿鸽子的妈妈

抗击疫情·基层故事 | 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急救部主任朱海燕:我想做不放女儿鸽子的妈妈

  朱海燕在病房穿着厚厚的防护服

  早上7点一睁眼,朱海燕就穿上厚厚的防护服走进病房,等到她再出来已是星斗满天。

  2月9日,朱海燕和其他3名医护人员被派往三亚中心医院(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参与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朱海燕已在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急救部工作了近 20年,在急救、危重症的救治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在此之前,朱海燕与医院的相关专家一同向三亚市委写了推荐意见书,他们的建议为三亚疫情防控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在隔离区内,朱海燕参与了海南首例ECMO(体外膜肺氧合)病例的治疗,看着患者一个接着一个好转出院,她能感觉到,胜利的曙光已不遥远。

  以下是朱海燕的口述,我们整理如下:

  “越是危急时刻,我们越要往前冲”

  元宵节当天,几个简单的小菜,一人一杯茶水,这是我们医院领导给我们4人的“送行宴”。其实这次我并不在抽调名单内,但三亚有危重的患者病情突然发生变化,我要去做ECMO治疗,都没来得及和家人多说几句就出发了。我是军人,也是一名医生,意味着有战斗,我就要冲在最前面,有病患,我就要第一时间救死扶伤。越是危急时刻,我们越要往上冲。

  今年春节三亚的雨水比往年多一些,在前往三亚中心医院的车窗望出去,街道空空荡荡,若是往年,春节正是三亚最热闹的时候。这一切都好像是在提醒我们,这是一场凶险的战斗。

  走进医院传染病科的三层小楼的那天起,我的生活就按下了快进键。因为我前期也参加了远程会诊,对隔离区内的患者情况已经很熟悉,我负责的两名危重患者,其中一名患者已经需要ECMO治疗的介入,这也是海南首例开展ECMO治疗的患者。那几天我们几乎不眠不休地守在患者身边,我需要观察患者的呼吸情况,距离最近时,透过雾蒙蒙的防护镜都看得清患者脸上的毛孔。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该患者转到了普通病房,许多轻症患者的各项指标也在逐渐恢复。

  你问我害不害怕,在参与这场与时间赛跑、同疫情较量的战斗中,我想的只是能不能将一个个危重患者从死亡线拉回来。对于军医来说,这是真正的战场,当冲锋号响起,没有人会往后退。

  “他们出院时,我把眼泪忍了回去”

  2月22日,三亚有6名患者出院了,4名在三亚中心医院,其中有一名曾是病重患者。我很高兴患者一个个康复,但我没出门送他们,我站在传染病科的小楼阳台上远远地看着,想起在隔离区内和他们相处的日子,不小心就被风迷了眼睛。

  隔离区虽然是危险的地方,但也孕育着爱和希望。

  在隔离区里很多都是一家子一起感染,治疗期间,同样患病的家人成了他们心中最大的牵挂。有一对夫妻同时感染了新冠肺炎住进了医院,但因为两人感染程度不同,所以隔离在不同的区域。每天,他们都会通过我来询问对方的情况,当丈夫得知妻子的情况比自己差时,他会急得掉下眼泪。我一边给他做治疗一边要安慰他: “你妻子的情况也在好转,你要比她好得快些才能照顾她呀。”

  一位60多岁的患者,一直处于焦虑状态,我每天和她拉家常缓解她的情绪。现在她看到我走过来,都会热情地和我招手。

  在急诊一线工作多年,我见过七尺男儿的眼泪、见过白发双亲的焦急、见过柔弱女性的坚强……患者出院是我作为军医最有成就感的时刻。我以为在急救工作多年,已经练得“铁石心肠”,可每当看到患者出院,我还是想哭,但我把眼泪忍回去了。因为,我想让大家带着微笑和祝福开始新的生活。

  “肩负生的希望,我会坚持到底”

  今年春节,我和爱人把70多岁的父母和8岁的女儿都接到了三亚准备过个团圆年。自从2018年底我从北京抽调到海南工作,孩子就一直跟父母在一起。我们本来计划好,白天带着父母逛逛海鲜市场,回家后自己露一手,但这场疫情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

  进隔离区前女儿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过两天”。十多天过去了,我又一次成了说谎的妈妈,不知道还要在隔离区待多少天。出门前女儿笑着给我鼓励说: “妈妈又要去救人了,我特别自豪。”想起来心里酸酸的,但我是军人,更是医生,肩负生的希望,我就会坚持到底。我只能和女儿约定,每天都会给她报平安。

  无论是我还是奋战在各地的医护人员,还有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队员,穿上军装、穿上防护服,就是患者生的希望。但脱下防护服,我们都是最普通的人,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父母、爱人的依靠。

  最近,网络上有一个话题很火:疫情结束,你最想干什么?答案千万种。可能等我结束隔离回到家里,女儿和父母都已回到了北京。可能我要开始忙春节前接下的一个课题。不过,我想过了,等我再回到北京,一定争取做个不放女儿鸽子的妈妈!

  (南国都市报、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记者 谭琦 通讯员 孙伟帅 柏林 文/图)

责任编辑:王平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