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所

海南周刊 | 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方言和地名往往是研究地域文化发展史最好的切入口,这对于地理单元相对独特的海南岛来说更是如此。在众多的海南方言中,军话是其中一种,它主要分布在今天海南岛西部和西南部的儋州、东方、昌江和三亚的部分地区。与此同时,在海南西南部还有“八所”“九所”“十所”等独具特色的地名,正好与海南军话使用区域有着较高的吻合性。这正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海南卫所的集中显现。

海南周刊 | 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八所鱼鳞洲。苏立丰 摄

  海南卫所的设立

  关于“八所”等地名的由来,在海南有多种说法,其中一种很有影响的说法和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有关。《广东省地名志》如此说:“相传东汉建武十八年(42年)伏波将军马援在此建立第八海防所,后形成八所村。”这种说法当然牵系着海南人民对曾经“抚定珠崖”的马援的极大尊崇,但是对于八所等地名的由来来说却很难成立,甚至马援是否登临过海南岛都没有确凿的证据。事实上,八所等地名正是和明朝政府在海南设立卫所有着极大的关联性。

  元朝末年,风雨飘摇的政府为了应对遍地开花的农民起义,大量招募“义兵”“民兵”成立千户所、万户所。明朝在此基础上实行卫所制度,“稍仿元万户府之制,凡内郡大者及要害地俱置卫”。也就是说,在大的郡县以及要害之地设立“卫”,已经成为明朝政府的常规动作。海南卫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得以设立。

  据地方志书记载:“洪武二年,设海南分司,镇兵一千余名,仍隶广西省。三年,立东西二所,军千余名,改隶广东省。五年,改分司为卫……”这段话给我们提供了两个重要信息:海南最开始隶属于广西,在洪武三年(1370年)正式隶属于广东,这一做法一直延续到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为止。其次,海南卫源于洪武二年(1369年)的“海南分司”,并于洪武五年(1372年)正式得名。

  明朝时,都指挥使司(简称都司)成为各省最高军事机构,广西设立有广西都司,隶属于广西的海南就此设立海南分司,这就是海南卫的前身。“洪武二年己酉八月,以兵部侍郎孙安授广西卫指挥佥事,率千户周旺、百户吴成等部,领张氏漫散军士朱小八等一千余名,前来镇御,开设海南分司”,“后续添拨征北溃亡陈州各处元氏旧军,节次到卫者又千余名,立为东西二所。五年壬子,改分司为卫。六年癸丑,迁配者接踵而至,改东西为左右所。去年,土寇陷儋州,指挥张荣建议立所以镇之,奏准调福建赖正孙收集陈友定军三千……”这段来自正德《琼台志》的文字,一方面叙述了海南卫设立的经过,另一方面也揭示了海南卫兵士的基本构成。

  海南卫兵士的构成大致包括三个构成。其一是“张氏漫散军士”,即张士诚在兵败之后漫散的军士;其二是明军北伐中于陈州(今属河南周口)等地溃亡的部分元军;其三则是由赖正孙收集的元朝将领陈友定残军。总体上讲,海南卫兵士的主要来源为归附军。这种对归附军远离故土的安置,有效避免其就地作乱的可能。

  此外,贬谪充军也是当时卫所兵士的重要来源。明朝初年,开国将领薛祥因为亲属犯罪被牵连而廷杖致死,四个儿子薛觊、薛能、薛政、薛宣也因此被株连充军海南,成为永系军籍的“所人”。其中薛能更是被编置到海南岛西部儋州千户所下属的积勇都(今儋州三都镇积勇村),并就此落籍。薛能的儿子薛远通过刻苦攻读考中进士,后来担任南京兵部尚书,从而成为海南历史上第一位尚书郎。

  被安置到地方卫所的兵士获得军户,并实行世袭的方式,从而使得中国古代移民具有了新的形态,并具有稳固性,这也是军话形成的基本前提。

  由于海南地理位置特殊,因此海南卫规模较大,设有内外十一所,共有旗军15927名。按照明朝军制,“每军十名立一小旗,五小旗立一总旗,为百户所,共旗军一百一十二名,领以百户一员。十百户所为千户所,共旗军一千一百二十名,谓之正卒。”所为卫的下属单位,海南卫下陆续设立内外十一所,即分别处于海南岛腹地和沿海的各个军所,其中左右中前后五个内所,六个外所则分别为东三所清澜(今属文昌)、万州(今属万宁)、南山(今属陵水),西三所儋州、昌化(今属昌江)、崖州(今属三亚)。相对而言,六个外所均为守御千户所,级别较高,不隶属于海南卫而直属于都司,但是在现实中由海南卫代管。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又在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境内设置水会守御千户所。

海南周刊 | 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伏波将军马援。(资料图片)

  卫所守护海南平安

  朱元璋在立国之初确立卫所制度时,就采取多种措施以保证卫所的稳定绵延。首先,实行卫所军籍世袭,而且还要求家属随军。也许正因为人员的稳定性,才促成了军话的形成。其次,划出一定的地区由卫所进行管理,而卫所兵士还进行屯田,从而实现有效供给。

海南周刊 | 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万宁万陵古道遗址。郑立坚 摄

  明朝政府对卫所采用行政和军事的双重管理模式。元朝时在万户府中设立经历司,由两个文职官员主管,即从七品的经历和从八品的知事。明朝初年完全承袭元朝旧制。经历属于文职,由吏部进行选派,其职权也相对宽泛。在卫中,所有不擅长的文书工作均由经历负责,因此经历相当于武官的幕僚或者首领官。由于武职地位高,作为文职的经历实际上地位也就被削弱了。尽管如此,明政府对经历却付以重任,往往将其视为武官的监督者,凡武官“操纵有失其宜,缓急有爽其度,善恶惩劝有不得道者,当事之臣与司纠之吏皆略其长而致察于幕僚”,从这个层面上讲,经历往往可能成为失职武官的替罪羊,属于典型的“高危职业”。由于经历事务繁重,责任重大,后来明政府在经历之下又设立令史二人,典吏四人。海南卫规模大,兵力众多,且代管六个守御千户所,因此特地配置令史六人、典吏十二人的“超强”阵容。

  由于各地卫所军户数量众多,明朝政府推行卫学,即在设有武卫的地方专门设置学校,以满足卫所武官以及军士子弟入学接受教育。卫学的出现,为军户提供了一条“捷径”。进入卫学,就成为生员(即秀才),可以参加乡试,如果考中就成为举人,然后进一步参加会试,直到考中进士。即便没有考中进士,也可以以举人的身份出任低级文官。同时,即便没有考中举人,还可以通过岁贡、选贡乃至例贡等途径谋得一官半职。可以说,卫学为当地军户的稳定提供了一定保证。海南卫所规模庞大,按规定也应当设立卫学和所学,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设立,而是采用卫所学和州县学同治的方式。

海南周刊 | 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澄迈县老城镇石村古道。李幸璜 摄

  卫所更多的则是发挥军事作用,从而保护一方平安。根据实际情况,卫所制度下都司设立的武职主要有都指挥使、都指挥同知、都指挥佥事等,因为属于高级武官,都不世袭。对于具体卫所来说则有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卫镇抚等,均为世袭。对于海南岛来说,卫所的军事功用一方面是打击倭寇和海盗,另一方面则是镇压岛内百姓的反叛。

  为了打击倭寇和海盗,海南卫所一方面修筑城池加强防卫,另一方面则根据实际情况请求上级政府在海南强化军事力量,增设千户所和军寨。海南卫十二所设立时间不一,就是这个原因。

  永乐九年(1411年),倭寇在昌化海岸登陆,攻陷昌化城,千户王佛战败被杀,指挥徐茂、李桂等带兵接战,生擒15人,斩首5人,缴获一批武器。弘治十二年(1499年),海盗抢劫儋州沿海村庄,指挥周远率兵擒获海盗吴球等18人,缴获船4艘,器械369件。正德十四年(1519年),渤泥番海寇入侵榆林港,知州陈尧思、指挥谷春等督军,斩获贼众罗朝田等24人。嘉靖十七年(1538年),海贼抢劫万州新潭村,掳去男女民众17人,吏目姚汝励和千户周昂驾船追至独洲岛(今大洲岛)夺回……这些地方史志记载的军事案例,可以看出,卫所在守护海南安全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由于吏治腐败以及地方政府的残酷压榨,明朝时海南黎族和汉族百姓的反抗都非常剧烈,而且接连不断。尽管官府投入相当的兵力予以镇压,但这种抗争依然接连不断。终明一代,海南黎族的抗争,史料记载的就达76次之多,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符南蛇起义,使得“海南之境,被其摇动”。尽管镇压行动非常惨烈,但是从统治者的角度看,海南卫所进行历次平叛和镇压军事行动,有利于强化海南的封建统治,为守护海南平安发挥了重要作用。

海南周刊 | 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海口市古驿道上的苍东村。李幸璜 摄

  卫所为海南修筑城池驿道

  作为距离明朝海南历史的亲历者和最接近者,唐胄在正德《琼台志》里详细描述了海南卫所建造城池的基本情况,这给我们了解当年的情况提供了较为可信的依据。

  海南卫城池是在琼州府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其中尤以卫指挥张荣功劳最大,使得城池从西北到东北长四百丈,从城北沿着城东至城南长三百四十四丈,宽二丈,高二丈五尺,是当时海南规模最大的城池。后来历任琼州知府和海南卫长官又多次对海南卫城池予以扩建。明代海南卫城池是今天海口府城的重要基础。

  清澜千户所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设置,最初位于今天文昌市东北,在万历九年(1581年)移至清澜。万州千户所于洪武七年(1374年)设置,治所在万宁市。南山千户所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设置,治所位于今陵水县。儋州千户所于洪武二十年(1387年)设置,治所位于今儋州市中和镇。昌化千户所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设置,治所位于今昌江县昌城镇。崖州千户所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设置,治所位于今三亚市崖城镇。这些城池经历了几百年的沧桑,成为海南历史鲜活的见证。除了水会千户所外,其他卫所都实行州县同治的做法,很好推动城池建设。

  由于卫所重要的军事功能,明朝时在海南岛境内修筑了东西驿道,以保证道路畅通。洪武年间就已经形成以琼州府(海南卫)为中心的四通八达的驿站,尤其以东西驿路形成环岛交通要道,驿站与铺舍交互设立。同时,明朝驿传系统更为发达,分为水马驿、递运所和急寄铺等多种类型。水马驿(水路)主要由疾舟快马递送官府急件文书,飞传军事情报,同时作为驿站也负责接待过往官员并提供相应食宿,一般是30里设一驿站。递运所主要用以运送军需物资和朝廷贡品。递运所只有一处,位于琼州府海口都,于洪武九年(1376年)创立,负责运送军需物资和贡品,直接对接海峡对面的徐闻沓磊驿。急寄铺则负责递送平常公私文书,由铺司兵步行送达,兼管地方警情,一般10里设一铺。水马驿和急寄铺各成系统,但是也互有交集,驿站夫马不能抵达之处由铺司兵负责递送。

  此外,由于管辖面积较大,海南卫为了及时掌握军事情报,还在全岛很多地方设立了烽燧台,“举火燃曰烽,望其烟曰燧”。明朝初期,环海南岛沿海东、西两路共设106座。地方志书记载,“旧制无烽堠,今于沿海紧关去处设立一百六座,差兵夫昼夜瞭望,遇警放烟,稽古制也。”由于年代久远,这些烽燧台大多已经灰飞烟灭,无迹可寻。但是在海南西部海滩,还有昌拱烽燧(位于临高临城镇昌拱村附近)、龙豪烽燧(位于临高角附近)等遗址静静矗立,见证着时间的沧桑。

  明代卫所制度不仅对海南军制产生重要影响,还对海南后来地名产生了很大影响。当今,在海南定安、东方、乐东、陵水等县市,依然使用八所、九所、十所等地名,这可谓是明代卫所制度在当下的遗存。

原标题:明代卫所:风雨沧桑护海南

责任编辑:郭微微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文体

学习强国·学习榜样|海南八所港务公司:“学习强国”成为我们干事创业的“指尖加油站”

学习强国·学习榜样|海南八所港务公司:“学习强国”成为我们干事创业的“指尖加油站”

点击图片进入专题

  编者按:

  为进一步建好用好“学习强国”学习平台,持续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强国”海南学习平台推出“学习榜样”专栏,通过宣传推广先进单位、先进个人、学习达人的学习经验、学习技巧,更好地激发全省干部群众学习热情,形成“比学赶超”的良好学习氛围,以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紧迫感和使命感,奋力书写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新篇章。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南国都市报海口3月30日消息(记者 陈望 实习生 李仁虎)自从“学习强国”平台上线之后,海南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高度重视,迅速构建以党支部为基本单元,覆盖全公司党员的学习组织架构,营造“比学赶超”的学习氛围,让“学习强国”真正成为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指尖加油站”。

学习强国·学习榜样|海南八所港务公司:“学习强国”成为我们干事创业的“指尖加油站”

  海南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组织党员干部一同学习“学习强国”平台。 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供图

  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目前在东方市24个学习组织中,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活跃用户比例均占第一位。优秀的成绩离不开该公司对“学习强国”平台的重视和公司内部学习方法的应用。

  为了更好地将“学习强国”平台推广到公司每一位党员,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采用了领导带头学、组织监督学、线下竞赛学等多种学习方式,充分调动公司内部党员的学习热情,建立了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具体工作专人干的工作机制,及时督促全体干部职工完成学习任务,并且将学习成绩纳入年终考核,让“学习强国”平台真正成为公司成员每天生活的一部分。

  “有些老同志50多岁了,智能手机不怎么会,年轻同志就教他怎么学习,公司领导也带头每天把学习任务完成,我们公司的领导基本都突破了1万多分。”该公司团委书记周佩仪向记者介绍他们公司“学习强国”平台的学习成果。

  周佩仪介绍,该公司共有20个党支部,每个支部的支部书记都会带头学习,把学习当作一种追求、一种爱好、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上强国、学理论、做试题、晒积分,成了公司广大党员干部的学习新风尚,学习积分也成为党员干部“亮身份、树形象、作表率”的“成绩单”。

  为了防止学员们出现只学不用,不懂灵活变通的情况,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还在各党支部将线上答题与线下主题党日融合起来。在党日活动中,将“学习强国”平台内的题目用ppt展现出来,采取参照“答对继续、答错离场”模式,开展学习强国知识竞赛,并且对获胜者给予一定的奖励,在公司内形成了“比学赶超”的学习氛围。

  自从“学习强国”学习平台在八所港务有限责任公司推广以来,公司内部许多学员都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天天学、处处学,让“学习强国”真正成为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指尖加油站”。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符金花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