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如

海南周刊 | 周士第将军:文韬武略写春秋 寓情于物寄乡思

海南周刊 | 周士第将军:文韬武略写春秋 寓情于物寄乡思

  周士第将军。

  编者按

  2020年是周士第将军120周年诞辰。“从戎四十年,征战何止千”,这两句诗是周士第将军战斗一生的鲜明写照。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周士第参加了历次中国革命战争,为民族独立与解放,为人民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建立了卓著功勋。本文从两个不同侧面叙述周士第将军的故乡情怀与文韬武略,为军史、党史研究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并赋诗抒发了将军的故乡情怀,凸显了将军的高贵品格。

  将军的故乡情怀

  文本刊特约撰稿 王春煜 莫壮才

  周士第将军自1923年离开故乡,投身于无产阶级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一直无暇回乡。退休后,健康状况欠佳,遵医嘱不好离京远行。可是,周士第将军始终眷恋着生他养他的故乡,思念勤劳智慧的乡亲,平时经常通过看报,了解故乡面貌的变化和建设的情况。

  1963年2月,周士第将军在广州从化温泉疗养。恰好琼海县原县长何如伟(时任万宁县委书记)也到从化,参加广东省委组织的政治经济学培训班学习,他对周士第将军仰慕已久,便邀时任琼海县委书记吴俊民一道登门拜访。见到家乡来人,将军和夫人显得十分高兴,拿出潮州柑和花生米热情招待他们。何如伟后来深情地回忆说,见到将军,他有两个“想不到”:一是想不到将军身材这么伟岸高大(1.77米),二是想不到将军离开家这么多年,还会说一口正宗的家乡话。何如伟说,我们一见如故,谈得很亲切。这位年逾八旬的老干部以切身感受称赞将军平易可亲,没有架子,没有虚伪的客套,待人十分真诚。何如伟告诉将军,他曾陪庄田将军(受周士第之托)去新昌村看望他的亲人和老宅,他的亲属和邻居十分热情好客,大家都盼他回家乡一行。将军笑道:“我也想啊,可惜现在在养病,无法动身”。接着,又补充说:“等我身体康复后,争取回一趟吧!”当培训班学习结束,何如伟返回海南之前,前往和周士第将军及夫人辞行。将军脸上浮着笑意特地委托何如伟转达他对家乡父老兄弟诚挚的问候。家乡的父老兄弟总是翘首以待,盼望将军归来的一天。可惜将军病情一直未见好转,返乡的愿望无法实现,将军对此遗憾不已。有一天将军思乡心切,挥毫一口气赋诗三首,以寄托对故乡的眷恋之情。

  故乡

  离乡四十年,于今物物新。

  人人喜悦色,声声主席恩。

  故园

  三面红旗照四方,五指山上放光芒。

  九曲江水流福利,六连岭花永芬芳。

  海南岛

  祖国两眼睛,守望东南屏。

  台湾美蒋贼,一定要扫平。

海南周刊 | 周士第将军:文韬武略写春秋 寓情于物寄乡思

  周士第将军1963年2月撰写的怀乡诗。

  出自将军笔下的这三首诗,值得我们认真细心的咀嚼、体会。周士第将军深深热爱他的家乡,有着割不断的乡情。他热爱故乡的一草一木,十分关心故乡人民的生活。毛主席说,诗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将军擅于“寓情于物”,通过景物描写来寄托自己的思想感情。在《故乡》一诗中,“离乡四十年,于今物物新”,可谓字字珠玑,对故乡日新月异的变化,将军内心的感慨是不言而喻的。“人人喜悦色,声声主席恩”,两句对仗工整,表现故乡人民过上美好的日子,笑逐颜开,对恩人毛主席无限的感激之情。将军在诗中运用叠词,“物物”“人人”“声声”,一词反复出现重沓,不但不觉得罗唆,反而感到语言的流畅、巧妙、优美,有助于诗人思想感情的表达。第二首《故园》,全是写意,把哲理与景物溶化得天衣无缝,令人出乎意料又感慨万分。“九曲江水流福利,六连岭花永芬芳”,借用比喻和联想,形象地表达故乡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是无数革命志士在革命根据地六连岭坚持长期斗争,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提醒人们应永记不忘。第三首《海南岛》一诗,将军把海南岛和台湾岛比做“祖国两眼睛,守望东南屏”,既是写实又饱含想象,铸造宏伟的意境。“台湾美蒋贼,一定要扫平”,在当时历史背景下,身经百战的将军发出的誓言铿锵有力,震撼山河,于今仍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2012年12月,周士第将军之长子周坚回海南参加周士第纪念馆新馆揭幕仪式,笔者和他曾有一面之缘。在交谈中周坚说:“喝着万泉河水长大的父亲,离开家乡后虽未回乡探亲,但他的心里一直怀念养育他成长的故园。父亲未回乡探亲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父亲不愿意麻烦别人。毕竟是个上将,回趟家会让不少人跟着忙碌的。尽管他功勋显赫,他也丝毫没有‘显摆’的心理。”周坚还清楚地记得,1973年琼海县遭遇18级强台风袭击,周士第将军特意从北京寄回一封亲笔信和500元钱,给周家亲人修建家园。家乡,在将军的心中有着如此沉甸甸的分量啊!

  文韬武略写春秋

  周士第将军文武双全,戎马生涯间隙手不释卷,笔耕不辍。广州黄埔军校陈列室陈列着周士第将军所用之书——清朝湘军名将胡林翼之《读史兵略》。该书六卷本,线装毛边纸,内页手批圈圈点点,密密麻麻,少者数字,多者数十字、上百字、千余字不等,分红、黑两色墨水,均以蝇头行楷书之,见者无不钦叹不已。周士第将军熟读兵书,战时不但对自己的部队了如指掌,对敌军、友军、国民党政府要员的身世家底、思想倾向甚至性格趣味都摸得一清二楚。有军事专家称,周士第将军的脑袋是一个图书室,敌我双方的详细材料都装在那里。

海南周刊 | 周士第将军:文韬武略写春秋 寓情于物寄乡思

  周士第《悼李硕勋同志》手迹。

  周士第将军年轻时喜欢激扬文字,曾在《新琼崖评论》先后发表《琼崖的“压迫阶级”与“被压迫阶级”》《中山先生遗嘱指示我们的道路》等数篇宏文。周士第将军戎马一生,参与历次中国革命战争,“征战何止千”,难能可贵的是每次大战役后,都坚持写总结性的军事论文,而这些饱含着他的智慧和心血的论文都是在戎马倥偬中奋笔疾书的。他是一个能将热情与冷峻、理性与感性结合得很好的军事谋略家,至今保留完好的论文如《冀中区平原游击战争的经验教训》《论平地游击战的几个问题》《论陈庄战斗》等(均刊登于《八路军军政杂志》),无疑是我军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

  周士第将军1959年从一线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但脑子却没有停止对党对国家大事的思考。长期养成的工作习惯,使他自然而然地坚持每天阅文件、看报纸、看电视、听广播,时刻把党、国家和军队的大事记在心上。

海南周刊 | 周士第将军:文韬武略写春秋 寓情于物寄乡思

  1959年国庆10周年庆典,周士第(右3)在天安门城楼观礼。

  上世纪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就向周士第将军提出,要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部队——叶挺独立团的历史写出来。周士第将军对此一直牢记在心,并付诸行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周士第将军做肺部手术(手术中出了点事故),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但他仍然怀着一种革命豪情,带病坚持写作,孜孜不倦于对革命战斗经历的回顾,每天笔耕不辍。他先后撰写的论文、文章、回忆录、诗词,洋洋数十万言,其中有《北伐先锋》《起义中的二十五师》《东征回忆》《回忆贺龙同志》等54篇文章,其中诗词22首,文稿32篇。这些诗文都是极其宝贵的军事、政治思想资源。他的写作态度十分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为了勘清一些史实,曾把相关文稿送张云逸将军征询意见,至今仍保存张云逸将军的亲笔信,云:

  士第同志:

  你写莫、李两烈士的传略已经送来多日,因我正在开会,延至昨天才看。在文章中连(联)系毛主席思想来写很好。

  我对莫、李两烈士的情况不熟悉,不能提修改意见,请你考虑决定。

  敬礼

  张云逸 八月廿六日

  由此可见,周士第将军对著述持审慎的学术态度。从信中亦可看出张云逸将军对周士第将军文章的赞赏及其实事求是的精神,呈现将军的一片至诚之心。

  1979年4月,周士第将军的部分著述,内容包括关于铁甲车队、叶挺独立团、南昌起义的回忆等9篇共15.3万字,汇编成《周士第回忆录》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时,这位从共产党建军的第一天就担任指挥员的老将军已在弥留之际。当他看到凝聚着自己心血结晶的回忆录问世,脸上掠过一丝欣慰的笑容。有史家指出,这本不可多得的有益读物,给后人传下来一份生动说明中共最早建军的宝贵史料。将军写于各历史时期的文字,为军史、党史研究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第一手材料,为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贡献。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

责任编辑:王思畅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