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

抗疫作品《老家无恙》

老家无恙

徐海鹰

除夕这天,如同听到家乡对游子准时呼唤一般,我携妻带子闻声归去——从定安回到澄迈老家过年。村里道路干净,房屋窗明几净,村前熟悉的南渡江江水仍不知疲倦地在安静流淌,村口的三角梅花开得艳丽,姹紫嫣红一地。家家户户在忙着杀鸡宰鹅,贴春联。立在村头的几台古老的石磨此刻在吱吱飞转,女人们在排队磨豆和磨米粉,赶着制作传统的黑豆腐和年糕。老家的年味,就漾在了乡村的上空,飘在了乡亲的笑声里。

我最想见的就是我二叔,他孤寡一人,在老屋寂寞生活。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担心他还不知道,急忙到老屋找二叔。二叔每年除夕总要走家串户收购鹅毛,他童叟无欺,忠厚善良口碑好,家里有鹅毛的也都等他来收,几十年未曾改变。老屋大门开着,二叔果然不在,庭院里晾晒着一层厚厚纯白的鹅毛,像铺着了一层白雪。堂屋山口婆见到我说,二叔今年忙着呢,又收鹅毛又要宣传肺炎防治的,早早就出去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村里传来:“肺炎感染疫情暴发,大家要勤洗手,少串门,出入戴口罩,不聚集喝茶打麻将。”声音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原来,憨厚的二叔也知道疫情之事,我的担心多余了。

见到二叔,已是中午时分。二叔戴着用毛巾叠成的口罩,挑着一担鹅毛回来,头发上衣服上眉眼上全沾满了鹅绒毛,我边帮他拍去头发上的鹅毛边嗔怪他:“二叔,你都知道现在是疫情流行时期,怎么还到处乱窜收鹅毛呀?”二叔嘿嘿笑道,“我不是乱窜,我是有事做。收音机里报道了,说武汉发生疫情了,疫情来得太凶,那个钟专家说这疫情还是人传人,问题挺严重的,我觉得做好预防就是不给国家添麻烦,我就想借着到各家各户收鹅毛的机会宣传宣传,提醒大家要做好防控,希望大家赶快行动起来。”

听村里人说,二叔第一天戴口罩,有人说他小题大做,村里有个在省城医院当医生的兄弟也频繁地打电话回村提醒人们戴口罩,但有人就是置之不理,认为疫情离自己很远,二叔却坚持出门戴口罩,还挨家挨户宣传。

这,就是我的二叔哟,七十多岁的二叔其实自己都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只要是党和政府的号召,他就会坚决执行,以一颗善心、以一份责任为父老乡亲的安康无声先行。我突然觉得,二叔就是我这辈子的年味,也是老家的年味。我沉浸在这乡恋乡愁里,也沉浸在对二叔的感动里。

随着春节的到来,这来势凶猛的疫情,冲淡了古老的年味,许多地方春节原有的热闹非凡、喜悦祥和似乎瞬息沉寂。我打开手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字眼刷了屏,看到全国人民在行动,大家同舟共济,众志成城,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已有很多人奋战在抗病疫第一线,为我们负重逆行。

我站在老家的木棉树下,仰望蔚蓝的天空,云淡风轻,看着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儿,看着绿油油的田野和满目苍翠的青山,沉浸在家乡的安宁里,沉浸在家乡别样的年味中。缘于一场疫情,一切突如其来,我也在为疫区奋战的人们担忧。

“铃铃铃……”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单位的同事打来的,他认真地说:“疫情形势严峻,春节期间不要串门,不要到人多的地方走动,出入要戴口罩,要自我隔离。好好在家待着,切记!”谆谆叮嘱,如淡水、如春风、沁心田。

我的家乡虽没有遭受疫情的袭击,但我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希望乡愁无恙,希望乡亲们无恙。我希望二叔健康,开心地做他喜欢做的事。此时,村里广播也急切地响了起来,反复提醒如果村里有人从疫区回来的要自行到村委会进行登记。二叔的行动猛地提醒了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应该为老家的乡亲们做点什么,虽然我对这场病疫并没有充分的准备。想到就行动我立即邀上回家过年的儿时几个伙伴,主动请缨跟随村委会干部一起进村入户宣传,登记外地进村过年的车辆人员,向村民讲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危险性,讲解防护方法……我还请一个朋友火速送来1000个口罩免费发放给村民使用。二叔也挑着两个大箩筐跟在队伍中间,不过此时已不是收鹅毛,而是挑着口罩、宣传单和消毒液,送给防控一线最需要的人。

傍晚时分,天下起雨来,雨也眷顾我们的幸福时光,霏霏的雨一望无际地下着,仿佛在洗涤大地的污垢。在万家团圆时刻,我们为自己悄然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自豪。

我的年夜饭是在刷屏中度过的,我没有看春晚,而是通过网络向所有亲人和同事朋友传达了疫情和问候,祈望大家都安好。今年的除夕夜很安静,炮声也比往年少了许多。我睡不着,披衣来到村子的至高处,只见家家的灯火亮着,亮着温暖,整个村子也亮着,透着健康。明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责任编辑:杨子薇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