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

我和《海南日报》 | 洪志功:《海南日报》点亮了我的人生

  《海南日报》多次报道他自强不息的故事,既鼓舞了他本人,也感动了社会各界

  洪志功:《海南日报》点亮了我的人生

  ■ 洪志功

  在我的书柜里面,珍藏着厚厚一匝《海南日报》,这些泛黄的纸页上,那依旧清晰的一篇篇字迹,已成了我生命故事一篇篇难忘的记录。

  1999年7月,我大学毕业了,尽管我满怀信心和憧憬走进了社会,但由于身体的残疾,我在求职中四处碰壁,没有如愿找到一份工作。1999年7月29日《海南日报》第二版一篇由张惠宁记者采写的《残疾大学生,敲开就业大门难》报道,报道的就是我和另外两位残疾应届大学毕业生求职难的故事,这是平凡寒微的我第一次登上《海南日报》。见报后一家大酒店决定录用我,但在体检时,我却没有合格,最终还是没有得到那份工作。尽管如此,不幸的我还是为自己能得到《海南日报》的关注而感到了走进社会后的第一份温暖。

  社会上的就业大门就这样一直对我沉重关闭着,各单位拒绝了我,但对生活和生命充满热爱的我没有自暴自弃。不屈服命运的我,利用在大学里自学的理发手艺在海口这座城市开了家简陋的“二元理发店”,开始艰辛地自谋生路。在街边当了近半年的理发匠——一个大学毕业生如此自谋生路再一次引起了《海南日报》的关注,呼吁社会关爱残疾人,为我寻求帮助。2000年2月13日,《海南日报》登出一篇采写我的题为《二元理发店》的报道,我的名字和事迹再一次被公之于众。有几位看了报道后被感动的读者寻上门来看望了我,从精神上带给了我一份全新的力量和启迪。这篇《二元理发店》的报道,读起来让我思绪万千和满怀心酸,也让我隐隐觉悟到自己那块挂在小店门外简单的“理发二元”的招牌其实蕴涵着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在残疾人严峻的就业形势下,它也许不仅仅是一副招牌,而是一种精神、一种昭示、一种方向。海南日报记者张惠宁采写我的这篇《二元理发店》,让我渐渐体会到自己看似无奈的自谋生路,其意义不单单是让自己活着,同时也能带给别人一种启迪和力量。

  对于病情在不断恶化、四肢不断萎废的我,活着,确实艰难和痛苦,但总有一种力量支撑着我坚持下去。每当我跟一些新认识的人聊起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的故事,我注意到他们的眼眶中常常不由地闪动着感动的泪花。本着活着总该给这个世间留下点什么的想法,我渐渐觉得,自己那一路过来的有些与众不同的故事就是一本书,这是我该留下的,能留下的。于是在谋生空闲之隙,我开始动笔叙写自己的生命之书《痛苦中的微笑》。经过了两年多顽强的坚持,我那20多万字的生命故事终于工工整整地落在了稿纸上。是《海南日报》对我的第二次报道,触发我最终写下了自己的这部生命之书。

  2004年2月4日,《海南日报》今日关注栏目整版推出了关于我的长篇特写《志功的微笑——一个肌无力患者与他的自传长篇》,这篇报道立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在海南省委省政府和海南省人民医院的帮助下,我终得以住进了省医院,接受检査和治疗。与此同时,《海南日报》也对我的事迹做大版面的持续跟踪报道,我因此有幸被许许多多的人认识,自己也得以认识了许多关注和支持我的人。拙作《痛苦中的微笑》在海南出版社的帮助下也得于付梓出版。2004年3月13日,海南省委宣传部、省文体厅、省教育厅等部门联合为该书举行了首发式,我终于实现了让这部生命之书留传于世的愿望。2004年10月17日,由省委宣传部和《海南日报》编写的《承受生命之重——洪志功的故事和心路历程》青少年读本发行,让我和青少年朋友们有了更好地认识和交流的机会。之后我的第二部书《青春遗痕》、第三部书《心灵湿地》,也有幸得到《海南日报》的跟踪报道,在省领导的关怀及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得于顺利出版,与读者见面。

  至今,我和《海南日报》结缘已有20年了。20年来,虽然我苦难重重,但因为有幸得到《海南日报》一直的支持和关注,使我这残烛终也得于点燃和闪亮。虽然我还得无奈地承受着病难的折磨,但每当翻开那厚厚一匝留着自己事迹的报纸,一股欣慰就会化成一份不屈的激励。

  这一路来,《海南日报》就如一位特别关爱着我的母亲,在我艰难而不屈的岁月里亲切地陪伴和指引着我坚强地前行,不断地改变着我的寒微和无助。您对我的帮助和影响的厚重之恩是我难以用言语和文字来表达的。我时刻满怀着对您深深的敬爱和祈福,愿您美丽的光芒永远普照琼岛这方热土,愿每个阴暗的角落都充满光明和温暖。

我和《海南日报》 | 洪志功:《海南日报》点亮了我的人生

责任编辑:谢军辉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