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

海南大学教授石冠彬讲述民法典编纂背后的故事

  海南地区深度参与民法典编纂的石冠彬教授讲述背后的故事

  冷冰冰的法律条文

  蕴含着温暖的正义

海南大学教授石冠彬讲述民法典编纂背后的故事

  石冠彬讲述民法典编纂时的故事。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6月24日讯(记者 陈栋)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是 1949年以来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石冠彬教授是海南地区唯一深度参与民法典编纂的专家学者。他因民法典编纂工作,在中国人民大学专门从事两年的博士后科研工作,参加了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民法学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等单位组织的民法典编纂研讨会,梳理了国内人格权纠纷的裁判情况并提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民法室的民法典编纂专班成员,否定共同担保追偿权、废止司法解释关于保证之债的诉讼时效规则等立法建议得到采纳。

  他的立法建议被明确采纳了

  据石冠彬介绍,从2015年3月底,民法典编纂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参与其中。那时他正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主要以学习为主。当时中国民法学研究会设立在中国人民大学,所有的研讨会石冠彬都会去参加学习。

  2016年,石冠彬入职海南大学。与此同时,民法典的编纂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始了,只要是关于民法典的编纂会议,石冠彬都会去参加。

  2018年,石冠彬为了能更好地参加到民法典的编纂中,他和中国人民大学沟通后,准备去中国人民大学做博士后。

  “民法典的编纂对于这一代的学者来说,确实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够参与这个盛举,真的非常幸运。”2018年3月,石冠彬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后站工作,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参加了在中国人民大学以及其他地方开的所有关于民法典编纂的会议。石冠彬主要通过在学术会议上发表自己的观点、跟立法专家沟通意见纂写学术论文来阐述自己的观点。

  令石冠彬自豪的是,他的立法建议被明确采纳了。石冠彬表示,当初关于保证合同里面,保证之债诉讼时效的随不随主债务的中断而中断的规则,民法典是采纳最高人民法院担保法司法解释的一个规则,但他认为是有问题的,在几次会议上都提出反对意见。二次审稿时,民法典合同编把这个条款给删除了。“那一刻应该是整个民法典出台过程中,除了颁布之外,我最高兴的时刻。”石冠彬兴奋地说。

  此外,还有共同担保的追偿权。石冠彬说,在他读研究生时,国内关于否认追偿权公开发表论文的不超过四个人,他就是其中之一。“这次民法典把这个观点也给采纳了,我后来了解到,倒不是主要采纳我的立场,最高人民法院也是这个立场。”石冠彬笑着说,自己当时很高兴,因为自己也为它付出过努力。

  很多地方都进行了考究 即便是一个词都非常用心

  在石冠彬看来,民法典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1986年《民法通则》通过后,保障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经济活动发展,民法典则影响更加深远,伴随着社会发展,还需要不断发展它、完善它。

  “我作为一个亲历者,也算是做过一些细微贡献,坦率说它确实不完善,有缺陷,但我始终相信,没有一部法律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明确地规定了。”石冠彬认为,无论是司法实务者,还是普通公民,需要相信的是冷冰冰的法律条文的文字后面都蕴含着活生生温暖的正义。他认为,大家需要通过解释学的方法,把这个条款背后所蕴含的正义的理念解释出来,从而妥当地来解释相应的案件。同时,大家可能会发现,有些案件出来后,会有好几个解释方案都是说得通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需要考虑哪一个解释方案,更加符合一般公众的认知。

  石冠彬告诉记者,马克思主义法理学里面有一个经典的判断,法律不是人类创造出来的。通俗地来说,所谓的编纂民法典,它不是创造出来的,而是把社会生活的规律找出来,然后用文字进行总结,法律说白了就是把人类解决纠纷的思路所达成的共识,用文字给它固定下来。

  一部民法典耗费了很多人的心血,虽然还需不断完善,但在很多地方的确进行了考究,即便是一个词,都非常用心。石冠彬指出,2009年的《侵权责任法》用的是“但……之外”,而民法典是“但是,”,以前的“可以……”在民法典中是“有权……”,立法的术语上不断进行斟酌。

  “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一辈子,我所要做的所有科研工作就是解释这部法律、运用这部法律。”石冠彬说。

责任编辑:王思畅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