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遍

文化周刊 | 掩饰

  ■ 徐永清

  父亲难过的时候

  坐在屋后的石板上

  一个下午不说话

  一地烟头

  掩饰男人的脆弱

  母亲伤心的时候

  一个人端着一大盘衣服

  早早地去池塘边洗衣服

  她用响彻村庄上空的捣衣声

  掩饰女人的无奈

  我委屈的时候

  静静地赖在床上

  把昨夜的梦

  一遍一遍过滤

  一次一次修改结局

  然后我听到父亲的咳嗽声

  还有远处母亲的捣衣声

  他们装饰了我的梦

  我却掩饰不了对他们深深的内疚

原标题:掩饰

责任编辑:陈仕超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