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为

海南周刊 | 骑楼:串起琼粤百年商贸

  岭南文化,自近代以降,采中原之精粹,纳海外之新风,依地域而分广东文化、桂系文化和海南文化,各在异同。而寻找岭南旧印象,最为直观,最有画面感而又能将三地联系在一起者,是为骑楼。

  骑楼好似海外舶来,却又深植于当地的文化气候;骑楼好似安安静静一片老宅,却又是热热闹闹一个时代的掠影。

  旧时,海南岛隶属于广东省,但两地语言、风俗、建筑皆有颇多不同,加上两地相隔大海,人员货物往来多依仗舟楫轮渡,形成了不同的货物市场。

  骑楼,是琼粤两地千丝万缕联系中的一根线,一头系着“吾乡非远”的亲近感,一头扯不断百年历史剪影中的商贸往事。骑楼既为商业提供便利,商业也孕育了骑楼的发展。

海南周刊 | 骑楼:串起琼粤百年商贸

湛江赤坎老街。李幸璜 摄

  琼粤两地骑楼异同

  2018年春天,笔者渡海北上,在徐闻县的前山村、在雷州市的南亭街、在湛江市赤坎老街,都见到了成片的骑楼,它们或是人去屋古,或是仍然充满着烟火气,或是经过修缮成为旅游打卡地,但总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弥漫其中,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海口中山路、博爱路、得胜沙路,还有文昌铺前、琼海乐城、三亚崖城……

  中国南方沿海的骑楼,大致可分为闽派和粤派,闽派骑楼受当地传统木雕的影响,骑楼立面上布满浮雕,粤派骑楼多以岭南风格为主调,兼有欧式风格。

  骑楼文化由南洋地区向中国传播,大致可分为三条路径,一为广州,一为海口,一为台北,然后以这3个城市为中心向周围扩散。

  广州作为骑楼重要的传播源是在民国时期,当时的市政府甚至制定了建设骑楼的章程。章程规定了骑楼的建设要求,规定了可建和不可建的路段。因为有了骑楼建设的统一规制,所以骑楼迅速在广州发展并向珠江三角洲及其全省传播。

  海口的骑楼与周围的文昌、北海、湛江等地的骑楼具有不少相似性,只是从规模和尺度上有所不同。这可能与海口是雷州半岛、北部湾地区开埠较早的通商口岸有关,而后,海口骑楼的风格随着琼州海峡两岸的经济文化交流而传播。

  广州、海口两地的骑楼,共同之处不少,如多是2至3层,少数为4至5层,都以灰白色为主,立面材料也多以青砖、灰泥、水泥为主。

  不同之处在于,广州的骑楼许多是由传教士、西方殖民者、留学归国人员传入,而海口的骑楼多为华侨回乡建设,广州骑楼屋面形式多样,而海口骑楼多采有风洞式女儿墙,仿巴洛克风格浓郁,带有更为明显的异域风情。

海南周刊 | 骑楼:串起琼粤百年商贸

广州西关骑楼。(资料图片)

  古来帆影竞渡海波

  骑楼建筑的推广与骑楼文化的传播,不是一个自主、单一的行为,民国时期在海口修建骑楼的华侨们也不是特意去学习骑楼风格,他们漂泊海外,总是与谋生、商业、贸易等经济活动分不开。

  琼粤两地之间也是如此,两地之间骑楼风格的相互影响,是两地长期商贸往来的结果,而探寻两地间经贸的往来,绕不开两地自古以来的社会经济交往活动。

  《宋史·食货志》中记载:“(海南)贾物自泉、福、两浙、湖、广至者,皆金银物帛,直(值)或至万余缗;自高、化至者,唯米包、瓦器、牛畜之类,直(值)才百一,而概收以丈尺。故高、化商人不至,海南遂乏牛米。”这是北宋元丰三年(1080年)的一段记载,可知当时包括广东在内的多个地方已和海南有贸易往来。

  而在当时,海南最为紧缺的则是米粮,宋朝初年开始就“岁调雷化高藤容白诸州兵输运,以给足本州公私之用”,由于地理相近,海南米粮补给多仰赖粤西,一旦运输商船不来,便有粮食匮乏之忧。

  海南与广州通商船也由来已久,宋代海南港口林立,海口神应港(白沙津)与广州、泉州等贸易中心港都有密切联系,澄迈石躩港也是往来海船停留的良好港湾。众多商船从海南出发,经崖山、新会至广州。据《太平寰宇记》第一百六十九卷记载:前往广州的船“如无西南风,无由渡海,却回船本州石躩水口驻泊,候次年中夏西南风至方可行船。”

  那古代海南向广州等地贩去什么商品?据记载,槟榔和棉纺织品是海南输往广州的重要商品,宋人王象之指出:“琼人以槟榔为命……岁过闽广者,不知其几千万也”。“非槟榔之利,不能为一州也”。海南的棉纺织品也在广东、福建等地享有盛誉,宋真宗时提高麻布的收购价格,刺激了海南麻的种植,琼州四州军“岁四番收采,闽广专用之,常得倍利。”

  晚清民国贸易发展

  骑楼好像天然为商业而生,清朝末年的骑楼一般是将第一进建筑改为商业店面,后面仍为传统的院落式民居。到了民国,随着商贸的发展,“下店上宅”的基本形态已经成熟,而且多会在1至2层之间设置夹层,用于储物或店里小工居住,方便做生意。

  琼粤两地骑楼的兴起与发展,也见证了两地商贸的变化。清初以来,广东梅菉镇一度成为海南槟榔、椰子批发的集散地;广州西关“十行”销售的“琼货”也在当地很是出名。乾隆年间,在雷州港内专营海南槟榔批发的商家成行成街;江门港内,从海南来的贸易商船络绎不绝。

  1881年,上海轮船招商局的“洞庭”“康济”两艘轮船行驶于海口至海防之间,而后广州—海口—北海—海防(越南)航线逐渐形成。1910年,又有侨丰公司购置海轮一艘,名“侨轮第一”,航行广州至海南港口,既运销食盐,又搭载客货,琼粤两地商贸往来更为便捷。

  两地商贸的往来频繁,吸引了不少广州、潮汕一带的商人在海口置房兴业。清末民初,同乡的外地商人们相继在海口设立会馆,清末民初在海口闻名一时有 “福建行”“潮行”“广行”“南行”“高州行”等五行。

  “潮行”即“潮州行”,是由潮州、汕头等地商人开设的商号组成。“潮行”的会馆经费来自本行各商号,按进出口货物计算,每件交纳光银贰角,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因此,潮行先后在中山路、新华路、解放西路和振东街,共购置铺宇十六间,并接办了潮海小学。

  “广行”商号中最为著名是正合号、正益号、正兴号、正昌号、正安号、正利号和正祥号七所商铺。这些店铺大都集中于博爱路,且商号的主持人皆来自广东佛山,都姓谭。“广行”的商铺,铺宇宏大,实力雄厚,也被人们誉为:海口七正。

  当然,无论是广州还是海口,在20世纪后贸易和经济都得到很快的发展,商业也发展迅猛。为方便做生意,商家也会在行人道上搭建柱廊檐盖或棚架,让人们在烈日当空或者暴雨骤至之时仍能继续选购商品,这样天然的需求也让两地几乎同时代赢来了骑楼的大建设时期。

原标题:串起琼粤百年商贸

责任编辑:许海若

Posted by 泰来88网投 in 社会